《愤怒的小鸟2》来袭 影游联动是门好生意吗?

时间:2019.08.17 来源:1905电影网 作者:五年
《愤怒的小鸟2》


1905电影网讯 十年之前,一只浓眉大眼的红色小鸟火遍全球。

 

作为第一款从手游走向大众视野的游戏,《愤怒的小鸟》也走向了大银幕。2016年“520表白日”,这只来自芬兰的“小鸟”登陆内地影市,并最终取得了5.12亿票房,全球累计票房达到3.52亿美元。

 


两周之后,根据暴雪娱乐公司开发的RPG游戏《魔兽世界》改编的电影《魔兽》内地公映。该片以14.68亿最终票房,成为当年内地年度票房季军。在全球4.33亿美元票房中,中国内地占比五成以上远超北美本土。彼时,观众的情怀,让游改电影在国内影市表现充满想象。

 

同年12月16日,中国首部游改影的《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》,在京举办项目启动发布会。导演雷尼·哈林,主演王力宏宋茜等主演出席。主创团队的卡司阵容,也折射出出品方的商业野心与欲望。


 

除了影改游之外,国内外还有不少影视作品被改编成游戏,比如《阿凡达》《蝙蝠侠》《长城》、《九州缥缈录》、《花千骨》等。但能够如电影般被观众熟知及认可的游戏作品,却是乏善可陈。这也不禁让人想问影游联动是门好生意吗?

 

爆款游改影是怎样炼成的?


“人生就像愤怒的小鸟一样,当你失败的时候,总有几头猪在嘲笑你。”

  

2019年7月27日,一位用户在安卓商店关于《愤怒的小鸟》游戏的短评,获得网友高赞。除此之外,童年回忆与广告太多也成了这款诞生于2009年手游的用户评价高频词。



作为首款主流手游,其玩家遍布全球,游戏原作及其系列已被累计下载超40亿次。2016年5月,这款游戏的生产商芬兰Rovio公司打造了同名动画电影《愤怒的小鸟》。此片内地上映时取得5.12亿票房,豆瓣评分7.1分,可谓是游改影的“模范生”。

 


在此之前的公开数据显示,2010年公映取得1.35亿成绩的《生化危机4:战神再生》,为内地影史游改影最佳票房。2016年6月上映的《魔兽》将这一类型电影的内地票房上限推升至14.68亿。


2018年3月上映的系列电影重启版《古墓丽影:源起之战》,虽然大盘走势不及预期,但也取得了4.97亿的综合累计票房。

 


这些票房成绩优秀的游改影作品,都有哪些共同特质呢?

 

首先,原著游戏IP在内地市场拥有一定知名度,以及稳定且数量客观的用户基础。无论是手游,还是端游,原作粉丝数量往往决定了一部游改影作品的票房基本面。这也是粉丝经济学在电影市场的另一种存在体现。

 


据2016年人民网的一篇文章报道指出:中国是《魔兽世界》游戏最大的市场之一,国内的《魔兽》玩家预计约有1000万人,即在当时全球1亿个《魔兽》玩家当中,至少有10%都来自中国。


来自游戏智库2018年的一篇文章表明,《愤怒的小鸟2》第二大受众市场为中国。时至今日,在APP store以及安卓商店休闲益智类下载排名中,这款游戏仍然位居上游。

 


其次,主创团队了解游戏精髓,故事改编与原作游戏的契合度较高。《愤怒的小鸟》电影版首部,无论在整体画风、人物形象,还是以小鸟与肥猪之间矛盾展开的剧情方面,给人神还原的既视感。

 

2016年,制片人John Cohen在接受小电君采访时表示“我个人是《愤怒的小鸟》游戏的忠实粉丝,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沉迷于玩这个游戏。而在打游戏的过程中我总是情不自禁的在想象,如果这些游戏中的角色被制作成CG动画人物,那会是什么样子?”



《魔兽》导演邓肯·琼斯是个资深游戏玩家,他曾在一次采访中说:“我在《创世纪Online》里带一个公会,从公测开始当了好几年会长。游戏关服后,我们想集体转到别的游戏里,就选择了《魔兽世界》,从那时起我成为了魔兽粉。”


最后,与中国内地影视公司的积极推广存在一定关联。中国电影、腾讯影业等内地影企,是《魔兽》的联合出品方之一,在影片上映前后投入不少营销资源。


此片联合出品方腾讯影业该项目的负责人张思阳曾表示,为了这部电影,腾讯整合了平台上可调用的、可整合的所有资源。《愤怒的小鸟》首部作品的中国内地推广,也得到了上影、中影及一九零五影业的支持。

 


整体来看,近年国外游改影作品在内地的票房天花板是不断抬升的。除了上文提及的影片,此类作品还包括《忍者神龟》系列、《刺客信条》等。就票房成绩而言,其中有好有坏。《刺客信条》就曾被观众吐槽剧情改编混乱,内地票房不及预期。对于大IP游戏改编成电影这门生意,风险与挑战并存。

 

国内游改影市场仍是一片蓝海


在国外游改影陆续踏上中国大银幕淘金之旅的同时,国内影视公司也在积极尝试此类作品的制作。2016年,借着《愤怒的小鸟》、《魔兽》、《忍者神龟》的东风,国内首部游改影作品《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》项目启动。

 

2010年,系列初代游戏作品《古剑奇谭:琴心剑魄何在》发布。浓烈的中国风,让此作推出首周就达到了30万销量,打破《仙剑奇侠传4》首周20万的销售纪录。2014年,游戏被改编成同名电视剧。

 

剧版《古剑奇谭》


在游戏、剧集IP辐射受众范围广阔的前提下,此作确实具备改编成电影的商业基因。在当时,除此之外具备一定受众基础的国产原著游戏IP屈指可数,多数观众耳熟能详的就是《仙剑奇侠传》了。

 


2018年国庆档,《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》公映便遭遇市场一轮游的尬尴处境。最终,影片仅获得1411.9万累计票房,豆瓣评分仅4.3分。“特效还行,剧情衔接生硬”,成了观众的主流印象。

 

导演雷尼·哈林的西方视角,并没有把一个东方故事讲好。从《愤怒的小鸟》等成功作品经验来看,导演本身必须很熟悉游戏本身,才能更好地去进行改编。

 


虽然首部国产游改影的票房、口碑不尽人意,但并没有打断国内资本对此类作品的探索之路。由网易移动游戏自主研发的爆款回合制RPG手游《阴阳师》电影版《侍神令》,已于今年年初杀青,预计2020年上映。

 

根据公开资料显示,此片由李蔚然执导,陈坤周迅等担任主演。本土化的主创团队,对于提升电影热度与构建符合东方世界观下的故事改编皆大有裨益。


另一款国产超现实恋爱手游《恋与制作人》,也曾在去年传出影视化消息。大宇资讯集团,也在2018年宣布将《仙剑奇侠传》改编成大电影。

 

《阴阳师》改编大电影已杀青


值得一提的是,国内外游改影作品,普遍面临着观影门槛问题。《魔兽》国内公映第五天,票房便遭遇断崖式下跌。日票房从首映2.5亿,直接跌至不足5000万。《生化危机:终章》的票房曲线,与前者几乎一致。

 

在以游戏粉丝为主的存量市场观众离场后,增量市场受众进入有限。如何在粉丝与普通观众之间找到创作黄金分割点,成为这类作品想要有更出色票房表现需要思考的问题。

 

2019年,国产科幻电影、动画类型影片出现了里程碑式作品。当下,国产游改影市场数量与质量都存在很大的上升空间,仍然处于一片蓝海。在日益成熟的观影氛围及电影工业体系中,爆款国产游改影的诞生或许已经进入倒计时。

 

影改游的反向输出更为常见


相对于游改影,影改游的现象在国内外更为常见。在国外主要以端游为主,国内则以页游、手游为主。

 

国外电影方面,前有《阿凡达》、《蝙蝠侠》,后有漫威电影被改编成《漫威复仇者联盟》、《漫威终极联盟3:黑暗教团》两款游戏。


国内影视改编成游戏作品中,主要以电视剧为主,比如《九州缥缈录》、《花千骨》、《琅琊榜》等拥有同名手游。在电影方面,则有《长城》等电影作品被改编。

 


在操作难度上,游戏相对于影视作品故事性要求不高,主线用文字叙述清楚即可。商业利益方面,游戏是出品方票房、剧集版权费之外收益的一种补充。

 

“国内外由影视作品改编的游戏,几乎没有爆款产生。因为出品方更看重的是短期利益,在影视作品热度散去之后,此类同名游戏也几乎无人问津。”一名资深游戏玩家对小电君说到。同时,他还表示这类游戏的操作模式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种,缺乏创新性,也是玩家弃游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 

无论是影改游,还游改影,都需要建立在原作IP拥有一定知名度与受众基础之上。对于国内市场来说,影游联动拥有广阔的市场前景,是门好生意。但想要做好,需要用更长远的眼光与规划。因为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。


文/五年

老师·好
剧情

老师·好

致我们最好的时光

叶问
动作

叶问

甄功夫打出国际范

转型团伙
喜剧

转型团伙

吴镇宇陷黑帮纷争

太极张三丰
动作

太极张三丰

李连杰飘逸太极拳

力王
动作

力王

樊少皇激情秀胸肌

叶问2:宗师传奇
动作

叶问2:宗师传奇

黄晓明苦学甄功夫